九口井·沉迷学习

当你不知道归途时…

我是 阿井,初三走读生
喜欢bulingbuling的女孩子
————————————
封面感谢@挑灯灯灯
头像感谢@哈——好困
————————————
D五:主X医,主佣医
刺客伍六七:only 柒十三
开心超人:X甜,主小甜
哈利波特:主哈赫
加油大魔王:主沙莩
————————————
脾气爆炸,非常不可爱

可日 LOFTER
~☆

黄医码好了…但是怎么都看不顺眼,
……删了
明天开家长会,我完蛋了qwq
然后1月28的期末考试对我挺重要的,关系到能不能提前签好高中…
所以…如果被收手机辽…就明年见吧!
没被收的话,黄医码好发粗来…然后明年见辽!
(挥挥)

啊啊啊啊是我初心的本本啊啊啊啊!!!

以前看到其他cp出本本就有些羡慕,想着啥时候佣医也能出个本本,
本来以为是遥不可及的…

但是有一天当它红纸黑字地现实地摆在面前——

哭了啊啊啊啊!!!qwq为了本本期末考试拼了叫母上大人买!!!

200P!!满足!!

行行:

【高亮】佣医合志印调

没错我们佣医也要出合志啦!

先看图再戳链接!

戳我进行印量调查!

后排艾特参与的劳斯们w

文手组: @杰克Jackie / @安妮_老鸽 / @冬年 / @商寂 / @善待傻瓜好吗 /……

画手组: @赤贞角 /  @路人盐 / @水母君(酒) / @静静想要一只猫 / @不明粘液DT /……

『双医&黄医』我的小信徒(序)


    人生而信奉,

    信奉着神。

    幸运的是——

    哈斯塔是神

—————————————————————
    神说,大家都不是孤独的。
   
    每个人都伴随着另一个人而创造。

    你不记得了——

    只是你忘了。

    忘了你来到人间之前,

    曾与TA相依相生。

—————————————————————
    哈斯塔是从,当一对眼睛开始不受控制地,

    追随。

    追随着一个叫Emily的身影时才发现的。

    不过没关系,

    好在他还有其他眼睛可以用——

    可以用来掩盖这个秘密。

—————————————————————
    当你的灵魂悲鸣,

    我会知晓。

    因为你是我,是我艾米丽

    亲爱的,莉迪亚。









CP:哈斯塔×艾米丽·黛儿
莉迪亚·琼斯×艾米丽·黛儿

艾米丽形象,参考皮肤返生
莉迪亚形象,参考皮肤清雅白
哈斯塔形象,参考平时总是努力保持人形模样结果一被吓到就会炸回原型的反差神明

是序章。正文还没码(被打)

新灵感,设定有点复杂,评论区详解
如有疑问也走评论区

—————————————————————

『佣医』车车车车车小破车

链接走评论,

all医俱乐部的大家已经在群相册看过啦~~~~~

以及下一辆车的司机 @请叫我迷鹿

接力棒已送达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只是恶魔家被宠坏的可爱

国庆假期最后一篇第五同人文已送达,请签收
~( ̄▽ ̄~)   

『all医』耳朵尾巴

   *今天的慈溪阳光很暖,尽管风还是很冷
   *改编自画手樱然大大的作品,已征得同意!
    *然后我给你们介绍一个魔鬼 @请叫我迷鹿 ,哼仗着我喜欢她对我进行了残忍的催稿( ´_ゝ`)
   *私设宿伞之魂是单独一人参加游戏
—————————————————————

    欧利蒂丝庄园本来就是一处神秘之地。

    下有每天都不见踪影的庄园主,上有六十大寿依旧容颜不老的摄影师先生(不)。

    所以,如果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长了对兽耳兽尾。

    也不必奇怪,对吧

—————————————————————
    ……个屁

    这tm是个什么玩意??!

    玛尔塔,第二十五次疯狂擦拭面前干净得真的不能再干净小姐求求你别再擦我了的镜子,企图找出什么破绽。

    但是,腰下部区域蓬松的触感和头顶还在不断带动神经的尖耳,清清楚楚地提醒着她——

    别想逃脱现实了我今天就在这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

    “砰!”

    一拳下来,镜子君还是去了。

—————————————————————
    “我知道了,被毁掉的第九块镜子。”夜莺小姐不停地在录薄上记录着什么。直觉告诉玛尔塔,不只有她一个人长出了“奇怪”的东西。

    莫名其妙感到庆幸。

    起码她不是异类。

    “好了,再去医生小姐那儿问问,如果她也控制不了,那么庄园主这个月就需要买许多新镜子了。”

—————————————————————
    “玛尔塔,游戏开始了。”

    艾米丽提高声线,企图把这位神游的姑娘唤醒。

    她说话的时候,暖白的猫尾不由自主在空中圈着一道道柔软的弧线。

    或许是兽化的影响,紧握着玛尔塔的手比起以前因消瘦而骨节分明,现在更多了肉肉的触感。

    (朋友肉垫了解一下)

    您的队友即将沦陷在吸猫的世界。

—————————————————————
    我,奈布·萨贝达,廓尔喀雇佣兵,浴血的战士,是不会被兽耳这类东西击败的。

    虽然说要经常注意尾巴不能暴露,但不得不承认,那来自狼的敏锐的嗅觉,还是十分耐用的。

    比如此刻,我已经嗅到了那位开膛手身上的玫瑰味。

    还夹杂着,消毒水的味道。

    ………

    ………

    等等??????

    这位狼耳先生眉头一皱,发觉事情并不简单。

—————————————————————
    巫猫的确很不错,

    特别是与艳红的玫瑰相配。

    但是现在可不是赞赏的时候。

    艾米丽发觉那只冰凉的手捉住了自己的下巴,满是强势。

    明明都是猫,差别怎么那么大。

    “……都是猫啊。”

    杰克探索的目光在艾米丽身上游走,“…真好…”
    诶,他说什么?

    “艾米丽小姐不知道麽?”杰克摘下面具,勾勒出一个自以为危险(其实是hei'tai)的笑容,“只有同种生物才能交配和繁殖噢…”

    !!!

    艾米丽习惯性地往后一退,却忽略了身后的窗户。

    “吓到你了吗?”

—————————————————————
    事实上,杰克没有抓住摔出去的艾米丽。

    反倒是给及时赶到的奈布抱得了一个大便宜。

    “艾米丽小姐,没事吧?”

    “没,没有。谢谢萨贝达先生。”她挣扎着回到地面,尽管他还有些留恋。

    “大门开了,萨贝达先生也赶快走吧。”艾米丽很想尽早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脸已经…红透了。

—————————————————————
    “小兔崽子给我站住!!”

    “略略略大猪蹄子打不到打不到吧!现在你可不是唯一一个公主抱过艾米丽的人了!”

—————————————————————
—————————————————————
     21:00,联合狩猎,开始。

    监管者:约瑟夫、宿伞之魂(谢必安)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写摄医(不讲道理)]
—————————————————————
    “艾米丽,我的天使!”

    尾巴摇成了一朵菊花的艾玛,充分展示了一只恋主犬的表现。

    让什么猫狗不合见鬼去吧。

—————————————————————
    突然剧烈跳动的心脏,惊地艾米丽校准失败,四闪的电流将疼痛传入指尖,刺地发麻。

    可来不及管那么多,想着快些离开,不料转身撞入一个高大的怀抱。

    “…十分…抱歉…”艾米丽揉了揉发昏的脑袋

    “不要紧,倒是姑娘,可有撞疼了?”

    谢必安盯着那对不断抖动的猫耳,还是忍住了想捏的失礼冲动。

    “听闻最近会下雨,不如在下送姑娘一把伞吧。”
    (参考第五天气系统)
—————————————————————
    已经是第三次了吧,约瑟夫先生发动技能的第三次。

    然而镜像世界却迟迟没有任何人受伤的消息。

    没有人会发现的。

    约瑟夫先生含笑看向艾米丽的虚像,

    这样,她不会再躲我了。

—————————————————————
    范无咎听说了七爷今日的遇闻,也颇想见识一下那位猫姑娘。

    只可惜没有机会了。

    第二天,所有人的身体都恢复了正常。

    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一样。
 
   END

   *私设,艾米丽是布偶猫,杰克是孟买猫,艾玛是拉布拉多(瞎说!),奈布是灰狼,玛尔塔是松鼠

   *然后,对杰克的话进行详细科学更正:只有同种生物能相互交配并繁殖出有生殖能力的后代。有时不同种动物也能交配,但生出的后代没有繁殖能力。(例如驴和马可以进行交配生出骡,但骡不能繁殖后代)可以参考七年级上册的科学书第3章

    *以上,感谢!并祝祖国69周年快乐。
   
   

   
   

『医生』医厨滤镜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因为生病请假所以意外的有时间来水(什么)
   *简单的介绍一下关于我心目中的私设
   *在偷懒的边缘为所欲为

私设艾米丽(性格/外貌):

    贵为医者,却没有纯粹的仁心;

    布局的狡黠者,却没被完全吞了心智。

    精致的美人胚子,引以为傲的酒红色大波浪秀发及腰,天蓝色的眸子如同掺了杂质的宝石。

    一点也不纯洁无瑕。

    但是也并非堕落到底。

—————————————————————
    唯一能概括艾米丽的词语,

    大概就是“天真有邪”。

    看似人畜无害,邪魅的光暗自隐藏在其下。释放着无与伦比的魅力。

    拥有精湛的医术,同时具备强大的野心,

    在维多利亚时期,如此的女子。

    如何不可怕,如何不可爱?

—————————————————————
私设理想中的CP(主要):

    佣医(“并非总是要你保护我,在必要时期,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替你挡刀。”“我劝你别那么做”)

    杰医(“开膛手和黑心医生,不知道是否会很着调?”“谢谢您的抬举,杰克先生。”)

    摄医(当温文尔雅的摄影师,从镜头里捉到了他独一无二的小姐)

    社医(看似粗俗傲娇的小流氓,总是被大小姐吃的死死的)

    空医(以柔助刚,般配)

    殓医(生死组,一生一死,“期待有一天能为您整理遗容,小姐。”)

    律医(上等人有自己的骄傲)

    裘医(“请尽量配合我的治疗,小疯子先生”)*灵感启自《自杀小队》小丑女。

    蛛医(“我要为艾米丽做好多好多的衣服,和最美的婚纱!”)

    蝶医(“垂死挣扎的血红色蝴蝶,我知道是您拯救了她。”)

    宿医(“急!和兄弟爱上了同一个女人怎么办?!在线等!”)

    黄医(“你看到我的小信徒了吗?她叫艾米丽。”)是皮肤Pa,医生返生。

    盲医(“我会为你寻回光明的,海伦娜。”“我想也许大可不必,您就是我的光明。”)

    香医(“我讨厌那个女人身上的消毒水味,但我不讨厌她。”)

    END

   

『all医』以狗生为头

     *更新了点点简介,还没看过的可爱戳一下下噢
   *迟到(也太迟了吧)的七夕文!
    *单身狗视角了解一下
    *是在船上码的!
    *杰克萌新设定(我错了)

    今天是东方的七夕,我知道。

    作为巡视者的我,今天也是快乐地吃了狗粮呢。

—————————————————————
    大绅士虽然今天有眼光带着我去参加了游戏,但是依然掩盖不了萌新的体质。

    不仅被空军和幸运儿陆续嘣了三枪,还免费为他们展示了数十次的泼妇跨栏。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最后鸣笛声响起,才终于是结束了这场闹剧。

    白如纸的面具上沾满了红色的信号枪粉末,活像个小丑。

    啧啧,落魄的你,真美。

—————————————————————
    哎哟,运气不错,发现了前方的医生。

    这位小姐貌似和那位啰嗦的律师先生是一类人,在某些交互动作有着天生的弱势。抓住她起码不会太难。

    想着,我看向大绅士。

    果不其然,他活动着发麻的五指关节,手上刀刃擦不净的血迹,还悲鸣着惨死其下的冤魂。

    空气在一瞬之间凝固,死寂沉沉。

    ……

    ……

    沉默了三四秒以后,我们的开膛手,掏出了他的大宝贝。

    想不到吧!

—————————————————————
    我是巡视者,我现在懵地一批。

    小医生离你很远嘛?你就这样把我用掉了!?

    我向他投去了鄙视的眼光,却撞见了他溢出面具的wei suo。

    口意…

    据说满脑子都是触手play的黄衣之主和你这种什么play都有的heitai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
    一切发生的太快,让在场的所有人都si料不及。

    在我离小医生只有0.01米的时候,她就不见了。

    不,准确地说是被勾走了。

    不远处一副牛仔打扮的男人,正扛着我,准确的说是杰克的“目标”,得意地向大门跑去。

    嗯,场面一度十分像抢媳妇。

   
    一败涂地。

    一直到回到住所,大绅士的脸还是黑的。

—————————————————————
    “谢…谢您,阿尤索先生。” 

    艾米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回过神来,仿佛已经头脚颠倒。

    “请叫我凯文就够了,美丽的小姐。”牛仔凯文答道,“保护女性,本就是我该做的。”

    当然,大家对这位临时保护了艾米丽的新人自然是表示感谢的。

    ……

    如果他没有执意要抱着艾米丽回到住所并被所有人看见的话。 —————————————————————
    幸运儿先生觉得自己最近有些幸运,比如一局摸到了两把枪。

    比如和玛尔塔一起溜了监管者杰克先生五台机。

    他坚信自己的幸运会一直持续下去。

    直到…他看到凯文先生将艾米丽抱回了住所。

    坑爹啊!!为什么摸了一局的箱子都摸不到套索!!!QAQ我也想抱艾米丽!!

    真是太不幸了。

    (套索是牛仔的专属道具噢)

—————————————————————
    牛仔凯文·阿尤索,对女性有着极大的保护欲。

    进入庄园的第一场游戏,小姐只有两位。

    强悍的空军看上去不需要他的保护。

    那么,艾米丽则很“荣幸”成为他的第一个保护对象。

    和美丽的小姐一起修了五台机真开心。

    甚是在最后,他还抱着小姐顺利逃脱。

    上等人的保养技术并非浪得虚名,凯文有些意外感叹这位小姐的娇弱。

    艾米丽小姐,请务必让我保护你吧!

    暗自下定决心的他,没有意识到周围投来的充满杀气的目光。

—————————————————————
    凯文最近觉得不对劲。

    几乎所有游戏的开始,监管者总是率先找到他,并追着打绕了一整个地图,才肯善罢甘休。

    当他试图向艾米丽甩出套索,抗到身上的却是另外一个人了。

    可能是水土不服。

    他安慰自己说。
    END

    *要开学了,努力把挖坟都填完www

  
   
   
   

   

『all医』学院Pa

    *是不是想不到!我还活着!= ̄ω ̄=
    *这次是 @银海十年 的点文校园pa
    *身为学生狗对校园生活竟然不太顺手qwq
    *祝食用愉快

    虽说是自己拜托艾米丽来帮忙的,但貌似这位学姐对机械一窍不通。

    特蕾西悄悄瞥眼向旁边的那人:深蓝色的水眸倒射出面前的零件,几缕酒红碎发垂落下来,稀稀落落如点缀散在小脸旁。一瞬之间,她参透了东方流传的“佳人”的含义。

    皱眉都这么好看。

    连视线都舍不得移开的特蕾西,运作的双手一瞬间有些一不留神,手上的刀片精准的刺向食指——

    “嗷!!!”

    “疼,要艾米丽抱抱。”

    眼睛眨巴着挤出一点泪花,仗着已经包扎好的伤口,特蕾西抓紧时间撒了一把娇。而在得到对方的应允之后,便像孩子一样扑了上去。

    软软的艾米丽。

    这大概就是天堂了。

—————————————————————
    “kao,痛死克利切了!”

    粗鄙的俗语从学校的医务室传来,夹杂着阵阵的哭爹喊娘。

    路过准备补办学生证的艾米丽从外头探进半个身子,将狭小的房间一目了然。

    克利切龇牙咧嘴地捂着大半张脸,身边为他包扎的“好兄弟们”混乱地是手忙脚乱。

    将瑟维等人赶出医务室,艾米丽踱步上前,握住对方的手,她的力气不大,却足以让面前张牙舞爪的野兽乖乖屈服。

    露出来,满目的鼻青脸肿。

    毫无疑问,他又打架了。

    艾米丽拿起沾着酒精的棉球,突然玩心大发,猛地戳到克利切的伤口上。在疼痛本能的刺激下,这位可怜的人刚准备发怒,一下子拽住女孩纤弱的手臂,接着,便是尴尬的四目相对。
    ……

    ……

    ……

    “抱,抱歉…克利切…”意识到玩过了头,艾米丽呈上歉意的微笑。

    在那只义眼冰凉的“注视”下,她仅仅感到后背发凉。

    次者却将她的手平摊开,然后,一本正经地放上一张卡片。

    艾米丽的学生证。

    “还真是蠢女人,学生证都会被偷。”克利切翘着二郎腿,得意地报告着自己的战绩,“虽然最后克利切发现被打了一顿,但还是给你抢回来啦,克利切厉害吧!就那身手,克利切一个打十个……你,你别误会,克利切才不是为了你被打成这样的。干什么,不许笑!我可没脸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高年级的杰克,总是喜欢来低年级蹭课。

    同班的冤家裘克详述,一旦到了生物课,这家伙就神龙不见摆尾。

    不要担心,你总能在楼下低年级的课堂中找到他。

    非常亲民呢。

   
    对医学有着追求的艾米丽,在生物课上收获了最好的成绩。

    这当然是通过努力得来的,自然不同常常来蹭课的杰克。

    他是这方面的“天才”,无师自通。

   
    “艾米丽小姐觉得我今天的解刨表演如何?”

    课后,杰克双手撑在实验台上,嘴上勾起了玩味的弧度。

    艾米丽下意识地环顾没有外人的教室,默默数自己的鸡皮疙瘩:“很…好。”

    “是吗?”杰克站起身,逼近女孩。右腿不怀好意地撑在纤细的双脚之中,左手放在艾米丽身后的桌子上,右手则在手感极好的脸蛋上“为所欲为”。

    哇靠,这混蛋想干嘛!

    “不过我想,解刨你更有趣。”目光顺着光洁的脖颈曲线往下滑,妄图探索其中的“好风景”,不过倒是被碍眼的衣领挡住了。

    “褪去烦人的衣服,好好地进行研究……”

    在看到艾米丽脸上挂不住的笑容之后,杰克的眸子中闪出恶作剧成功的火花。

    高年级的杰克,今天依旧变态在线。

—————————————————————
    稳住,奈布萨贝达!

    不能在学姐面前丢脸!

   
    高一的年级霸主,看似稳得不行,实际苟得一批。

    “错了。”

    艾米丽转动着纤长的铅笔,精准地敲击到了奈布的额头。

    木材的质地与头盖骨的亲密碰撞,有些硬邦邦的感觉。
    向里边靠了靠身子,淡淡的少女特有的体香,夹杂着些许中药的味道,瞬间侵占了奈布的呼吸道。

    ……味道不一样了,中药。

    奈布将视线从笔记本转移到艾米丽脸上,平时注重仪表的脸上泛着青眼圈。

    “生病了就休息啊…”

    捕捉到对方的话,艾米丽突然抬起头,对上视线,脸颊好似抹了胭脂一般。

    “别看我,看题。”

    又一次重击。

—————————————————————
    “听好了小傻子,明天来看球赛。对,替我加油。不许拒绝,不来我可是会收拾你的哦?不许替别人加油!听懂了吗?”

    “好的,裘克学长……”
      END

    *www对不起还要找找手感qwq
    *第二篇点文饮酒游戏,第三篇小甜
    *就这样,哒~T_T
   

   

   
   
   
   
   
   

『all医』渔

    *是一篇废稿ww请凑合一下吧!(对不起我很不要脸)
    *写了部分就不知道该怎么发展了,剧情是大家一起到湖景村烧烤打鱼(?)的故事
然后就是废了……应该没有后面的剧情了……

    大家长里奥搬下了烧烤架。

    迎面吹来的轻风还夹杂着大海独有的潮湿气味,拂去了空气中的尘灰。

    他叉腰站着。

    来湖景村烧烤,或许真的是个不错的提议呢?

—————————————————————
    艾米丽坐在沙滩边,任由海浪拨弄着纤细的脚裸。

    酒色发扎成马尾,白色的短衬衣微微敞开口子,露出平日隐藏的令人遐想的曲线。纤弱的细腰仿佛一只手臂就可以环住。粉妆玉砌,感叹着上等人的保养水平。一双美腿在随着风的鼓动摆晃,才活生生地在提醒着旁人,这并不是雕刻精致的人偶。

    玛尔塔守在艾米丽的身边,目光谨慎地望向远处一群“野男人”。

    毕竟这样的艾米丽,就连女性都欲罢不能。

    想到这里,她紧了紧握着的对方的手。

    然而在感受到身旁者轻笑着也同样回握之后——

    啊,整个脸都是通红的呢。

—————————————————————
    “黛儿小姐,想尝试一下捕鱼吗?”

    在玛尔塔抽空离开的时候,憋屈了良久的男性们立刻派出代表,邀请这位女士。

    毕竟他们怕吓着她,也并不想品尝玛尔塔信号枪的滋味。

    “诶…谢,谢谢!”

    说实话,艾米丽对自己可没有太多信心。

—————————————————————
……
我也不知道怎么编织后续
给你们看看而已(滚)
有见解请务必提出来!

“我深深地爱着艾米丽,同样也是莉迪亚”

   

   
   
   

『all医』这位小姐竟然该死的蠢萌

    *对不起我又肝沙雕文了qwq
    *不是点文,也不是之前的杰医佣
    *www求你们凑合一下吧qwq
    *是幼化艾米丽,性格与游戏设定不符,但是是我理想中幼年艾米丽(准确来说是莉迪亚)的性格
    *小孩子的喜新厌旧,嘛√

    艾米丽努力迈开幼化的小短腿,但还是跟不上面前这人的节奏。

    她吃力地向前急跑几步…

    当然是华丽丽地跌倒了。

    不过,却是撞到一个“蓝色”的怀抱。

    抬起头,瞳孔里映射出一张温软化水的脸。

    约瑟夫顺势将这位小女士抱起来:

    “小小姐,还是这样给我指路吧。”

    ………

    “好~”

    借着机会,毫不客气环住新人的脖子,配带上浓浓的奶音。

    事后,
    “我不是萝莉控,不,我耳朵没有红…你别瞎说。”
—————————————————————
    我是杰克,
    作为唯一一位可以公主抱的监管者,我,成功俘获了多少小姐的欢心。

    因此,监草这等荣称,我当之无愧。

    我绝对没有偷偷向庄园主要过新同事的照片,然后半夜窝在被子里撅着屁股仔细和自己的照片对比半天,最后得出没我帅的结论。

    闭嘴,我没有。

—————————————————————
    好吧我承认,

    那只摄影师的确有那么点该死的帅。

    白色和蓝色配在一起是很好看。

    但是我相信,作为黑色的代表,以及独一无二的公主抱。

    我绝对是处于上风的。

    ………

    ………

    据目击者叙述,这串省略号是杰克先生散步时突然撞见了抱着艾米丽回来的约瑟夫,而产生的。

    等等艾米丽你在干什么!!!!
    怎么可以让陌生人抱你呢?!!!
    混蛋你别一脸享受喜欢的样子啊!!
    你这看我如智障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上风个鬼……啊

—————————————————————
    杰克捏着刚刚摘剪下来的玫瑰,不爽地看着新来的家伙。

    大哥你松下手花是无辜的。

    “请问,是……杰克前辈吗?”

    借着艾米丽的悄声提醒,约瑟夫勉强算是顺利地认出了面前的人。

    “啊,是我。开膛手杰克。”

    貌似是友好的对话。

    不过绯红的眸子倒是从来没有离开过粘着约瑟夫不放的艾米丽。

    嗯,还是很友好。

—————————————————————
    不对,这不正常。

    奈布幽怨地望向餐桌的另一边。

    这次的午餐,艾米丽并没有坐在他身旁,而是正大光明地向约瑟夫跑去。

    自从艾米丽早晨自告奋勇地去迎接新来的家伙之后。

    他 已 经 连 续 三 小 时 没 见 她 来 找 过 自 己 了!!!

    问题很严重!!!

    其他求生者与监管者似乎十分喜闻乐见,不过也掩盖不住对约瑟夫的…嫉妒。

    而约瑟夫在持续传来的高压视线中,依然镇定地哄着艾米丽。

    老兄,看来是位高人啊。

—————————————————————
    “嘶——”

    又吃了一个板子。

    毕竟初来乍到,除了之前将倒霉的幸运儿飞天以后,这局,约瑟夫便再无所收获。

    艾玛小姐拆光了所有的椅子;

    奈布先生砸光了所有的板子;

    克利切先生用光了所有的手电;

    至于艾米丽小姐,倒是成了一代,机皇。

   
    “有种来抓我呀。”

    最后鸣笛声响起,皮皮三人组站在大门口,肆无忌惮地挑衅着监管者先生,便逃出了生天。

    ………

    “等等,艾米丽呢?!”

    “哇靠,不是你带着呢吗?”

    “劳资拆椅子哪里顾得上?!”

    “别看克利切!克利切只记得手电筒了!!”

    ………

    “请问可以回去吗?”

    啊,不能呢。(*¯︶¯*)

—————————————————————
    约瑟夫是在椅子旁找到艾米丽的。

    她好像在翻窗时摔了下来。

    说实话,他完全可以邀请艾米丽飞天的,也不至于输得太过难看。

    不过,倒是没有。

    “小小姐,送你到这里。”他将艾米丽放下,指着一旁的地窖,“不过,记得回去包扎下伤口哦?”

    “约瑟夫先生,可以蹲下来吗?”
    “什么?”

    “……啾。”

    获得一个小天使的亲吻。

    END
   
    *谢谢看完(合掌)
    *差不多是最后一篇以游戏为背景的all医了,毕竟也想尝试一下其他题材的。
    *接下来如果有all医的话,是小可爱的点文!我会好好写的,不肝沙雕了!
    *会陆续码出来的!目前不会采取新题材了,要先把手头的文码完才可以呢
    *总之就这样啦!(鞠躬)希望大家暑假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