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口井是坏孩子

上学,考试,补课
考完了再搞合集吧

『all医』短篇

    *我阿井又肥来了,好久不见all医!qwq
    *很ooc , 这么oocqwq
    *什么时候all医tag满1000嗷嗷嗷qwq




    不大的封闭空间弥漫着酒精和消毒水分子扩散的混合味道。由于不通风,正常人是不会感到任何舒适的。

    艾米丽一面对眼前之人的伤口进行粗略的暂时性包扎,一面小心翼翼地将青蓝色的剪水眸洒向一半去——

    在明确地观察到对方不时表露出来的不适之情时,她抿了抿嘴,咽了一口唾沫企图给干燥的咽喉一点安慰,接着慢慢扯着嘶哑而微微颤动的声带,努力使其每一次发出的音节都尽可能完美:“请、请再忍耐一下。奈……萨贝达先生。”

    男人的大半张脸全都完好地藏在了兜帽的阴影之下,即使是敏感的艾米丽,也没有注意到当她吐出“萨贝达”三个字的姓氏时,名字主人发亮的鹰瞳暗了三四分。

—————————————————————

    当古老的时钟敲了不知是第几次时,漫长的治疗之旅总算划上了完整的句号。

    虽然佣兵先生身上的旧伤与新伤错杂,但也并没有难倒医术精湛的黛儿小姐。

    为此,艾米丽不由得心情愉悦甚至是开始逐渐骄傲起来。

    她直起腰,稍稍放纵地舒展着麻木已久的娇躯。

    奈布没有起身,依旧保持着盘坐的姿势,倚靠在身后的建筑墙上,锐利的目光透过兜帽的缝隙,紧盯着那双裸白的小腿和弱不禁风的腰杆。

    他想起来,在进入庄园前的一次任务中,为了解决一位花花公子,第一次涉入了风月场所(尽管叫他现在回想起来都泛恶心)。如果那些胭脂俗粉的女人都能叫那些男人痴醉——

    那艾米丽,将是会被撕碎的存在。

    一张被神亲吻过的脸,是福也即是祸。

—————————————————————
    “萨贝达先生…?”

    意识到自己失了态,奈布回了回神,怔证盯着面前伸来的手。

    他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搭了上去。

    甚至还恶劣地反握并迅速揉捏了几下。

    手感不错。

    他一顺手,将对方带入怀中。

—————————————————————
    “您,您在做什…!”

    从未和除父亲以外的异性有过接触的艾米丽·黛儿,不了否认地,脸上爬上了潮红。

   恼羞成怒的她正欲用全身最不容小觑的声音和力量发出警告,却被一阵哼歌声打断。

    以及…缕缕蔓延着的吞噬着人的意志力的寒雾。

    杰克。

    开膛手杰克。

    恐惧迅速席卷了全身,就算在手术台上有身经百战的经验,但面对真正的嗜血屠夫,软弱、害怕等情绪还是占领了大脑思想的巅峰。

    艾米丽紧紧地闭着双眸,不断在心中进行着其实毫无用处的祈祷。

    度秒如年。

—————————————————————
    “怎么了,杰克?”

    见杰克停下了脚步,瓦尔莱塔发出模糊不清的嘟囔。

    “……没什么。”

    “那快走吧,我迫不及待要为艾米丽展示新做的衣服了!”

    “瓦尔莱塔…这还是在游戏中啊…”

    “干什么死秃头,你还不是天天保养你的破手杖直到有艾米丽参加游戏才肯拿出来带?”

    “你懂个屁!那是巧合!小矮子!”

    “死秃头!”

    “小矮子!”

    ……

    X月X日,杰克和瓦尔莱塔因在工作期间掐架被扣工资。                     ——里奥记

—————————————————————
    “谢谢您,萨贝达先生。”

   待闹腾的两人走后, 艾米丽猛地从奈布的怀中逃出来,呈上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害怕回余,她才意识到刚才二人的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甚至…她还分明感受到了…男士的手臂在那一刹那撞上了她的胸部。

    “您…请自便!”

    啊啊,落荒而逃了。

    奈布转了转手臂,仿佛有若有无地回味起之前的柔软触感。

    寂静的房间落下了一句轻笑,和其主人的心情不错。

—————————————————————

    

日常可怜兮兮求评论qwq

评论(13)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