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口井是坏孩子

上学,考试,补课
考完了再搞合集吧

『All医』One Day

    *意外有些长,已经是吐血状态了qwq
    *依旧all医,真的太多了就写了部分
    *包含CP详见tag
    *自己挡住ooc
    *开始吧 ☞

    “晨安,艾米丽小姐。”

    “晨安,克利切先生。”

    艾米丽对这位男人抱以同样的微笑回应。随后便打算离开花园为游戏做准备。

    “等,等一下!”

    克利切焦急地抓住面前这位女士的手腕,又慌乱的撒开。即使隔着手套,都会令人害怕伤害她的每一寸皮肤。

    实在,太娇嫩了。

    “有……什么事吗?”艾米丽疑惑地歪头道。

    虽贵为医者,但艾米丽·黛儿的长相却是属于天真有邪的那一款。你能感受到,那对纯粹的像天空一样的眸子中,有一股魅惑之气。

    “克,克利切有有有东西要给您!”

    紧张到口吃,只见他从衬衣长长的两摆中摸出一枚迷你针管。

    艾米丽盯着这所谓的“玩具”良久之后……

    “噗,谢谢您了。我会收下的。”

    可爱的克利切先生。

—————————————————————
    海伦娜是一朵玫瑰,分外脆弱。这是艾米丽所认为的。

    “啊,抱歉!”

    因为分心而导致按错了一个键,爆米花随着电流四散。

    揉了揉刺痛的手指,艾米丽对这个低级错误感到分外懊恼。

    “海伦娜小姐,待会儿我来引开……”

    爆点已经是无法避免的了,艾米丽看着停滞不前的进度条,想为自己的错误负责。

    毕竟,她是不会将危险抛给这位柔弱的玫瑰小姐的。

    海伦娜闻言,却也停下了破译:“手,给我”

    “……诶?”

    她小心翼翼地轻触对方伸过来的手中被电击中的部位:“下次专心点,电击的味道可不怎么好。”

    似是埋怨,又在心疼。

    正说着,海伦娜又拿起身边的盲杖,给突然传送过来的裘克一个锤子。

    她牵着艾米丽的手,径直向外面跑去。

    是啊,艾米丽怎么忘了——

    娇弱的玫瑰,也是带刺的

—————————————————————
    一场游戏结束之后,已经是晌午了。

    艾米丽一边为裘克先生默哀,一边随着玛尔塔来到餐厅。

    “艾米丽,刚刚游戏里没事吧?我一直没有找到你。”

    “没事。海伦娜小姐保护了我。”

    艾米丽知道,当残血的玛尔塔被裘克追得跑出大门之后,一直到看着她也逃脱成功,这才退出了观战。

    “海伦娜吗?哈哈,小看她的确是监管者的活该。”玛尔塔一面说着,一面紧了紧握着的艾米丽的手。

    诶,小小的,软软的。

    “能逃出来也有玛尔塔小姐的功劳呢。”

    “嗯?”

    “玛尔塔小姐,总是让我感到特别的安心。每次,只要有你在,什么麻烦就都能解决。玛尔塔,真的是有神力噢。”

    艾米丽正兴致勃勃地说着,全然没有顾到身旁少女薄红的脸颊。

    “艾米丽,以后游戏开始前找我来要枪,不用心疼子弹!”

    “诶????”

—————————————————————
    “艾米丽·黛儿小姐。”

      到午餐结尾的时候,律师费雷迪先生悄悄踱到艾米丽身边。

    “您好,费雷迪先生…”

    作为庄园的另一位上等人,费雷迪的性格可不算好,但也许只是傲娇罢了。

    “给你。”

    他将包装细致的卷轴递给艾米丽,见她迷惑的眼神,忍不住吐槽:“地图,新区域的地图。”

    “湖……景村?”

    “对,我随便做做的,你爱要不要。”费雷迪托了托眼镜,挡住了泛青的眼圈。

    “十分感谢您,费雷迪先生。”笑。

    “不要再迷路了。”

    “什么?”

    “咳,我是说,别给上等人丢脸。”

—————————————————————
    夜莺小姐宣布了下一场游戏的名单:医生,园丁,“慈善家”,佣兵。监管红蝶。

    随后便是午休时间。

    五月末,就有了让人慵懒的困意。

    艾米丽环顾四周,在门口发现了绿色的身影。

    “啊,佣兵先生。”她轻呼了一声。

    奈布回过头来,等待着女方的下文。

    “您的伤还有复发吗?”

    “没……唔,有点疼。”奈布用手捂住嘴。

    艾米丽:“我可以趁着午休再为您做一次检查吗?在下一次游戏之前。”

    “好。”

    两人离开后,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醋味。

    “请您脱掉上衣,谢谢。”

    奈布看着艾米丽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耳根有些发红。

    好,可爱。

    “奇怪,这里的包扎也没有问题。”

    艾米丽冰凉的指尖滑过一个个狰狞的伤口,不禁发出疑问。

    “艾米丽小姐,是在这里啊。”

    奈布转过身,一把抓住医生小姐的手,送至左胸前,那里有一颗,火热跳动的心脏。

    “……”

    “啊,我我我明白了。”艾米丽慌乱地抽回自己的手——好在他握得不紧。

    “我会好好找出问题的,佣兵先生,您也赶快回去休息吧(下午还有游戏呢)。”

    ………

    啊啊啊啊啊,艾米丽,冷静!

    你可是医生啊!!

—————————————————————
    12:00a.m.

    烈阳当头。

    杰克在四处徘徊。

    很明显,这个大猪蹄子又要做贼事了。

    只见他在隐身后,翻窗进了其中一间屋子。

    嘘,别叫人发现了。

    里屋,艾米丽正躺在床上小憩。

    床头柜上,摆着还来不及收起的半粒安眠药和一小杯水。

    是的,最近艾米丽犯了老毛病——失眠。

    但是游戏又极其消耗体力,为了不让大家担心,便采取了如此强制的措施。

    “笨蛋,不是让你少吃安眠药吗?”

    杰克蹲下身来,无奈般叹气。

    不过安眠药的效果很好,至少他可以胆大妄为地戳戳那张如雕刻般精致的小脸。这对女士不太尊敬的行为,

    “唔——”深度睡眠的艾米丽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子,发出的轻呼奶音十足。

    大绅士强烈地抑制住“可爱,想X”(喂喂喂!)的冲动,在她枕边放了一瓶薰衣草香水。

    “这是和薇拉小姐一起做的,希望对你有帮助。”

    “总比安眠药要健康啊……”

    “愿你好梦,心爱的小姐。”

—————————————————————
    寂静的周围,只有电机错综复杂的声音。

    艾米丽正谨慎地进行破译。

    “艾米丽酱!”

    !!!

    一声响起,惊得艾米丽校准过早。不过她吃了教训,及时将手从电机上拿开。

    “是美智子小姐啊。”

    美智子小姐今天难得穿起了花嫁婚纱。将一位女子最美的时刻尽显绽放。

    “妾身今天换的,好,好看吗?”

    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紧张和期待。

    “很好看,穿它跳舞一定很美。”

    “真的吗?艾米丽酱现在要看吗?!”

    “诶,可还在游戏里……”

    ……

    于是队友们便目睹到了十分神奇的一幕。
    艾米丽·黛儿已牵制监管者60秒。

    艾米丽·黛儿已牵制监管者120秒。

    艾米丽·黛儿已牵制监管者180秒。

    艾米丽·黛儿获得成就“牵制大师”

    已至于当所有人都逃脱了以后,美智子小姐才反应回来。

    哭唧唧地送了黛儿小姐去地窖呢。

—————————————————————
    晚餐过后,就是艾米丽最喜欢的时刻了。

    她喜欢呆在花园,清凉的晚风拂过,一天的疲惫一扫而过。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幽静之中,才更能引发人内心的恐惧。

    “请您放轻松,小姐。堕胎手术马上就完成了。”           “祝您有个愉快的未来。”
“杀了这个黑心医生!”    “真恶心啊,把自己的原则都丢掉了吗?”   “去死好了。井底之蛙。”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谁?!”
    草丛里发出微弱的声音,幸运儿从其中冒出头来。

    “是我,艾米丽小姐。我在找…四叶草。”

    “代表着幸运的…植物?”

    “是,是的!”

    “可是幸运儿先生,那片草地,艾玛小姐昨天交代过,有蛇。”

    ………

    逐渐僵硬的幸运儿。

    “只是被类似锯齿草的东西割到了,不是蛇咬的。”艾米丽为这位不太幸运的先生耐心地包扎好了指尖的伤口。

    “谢谢,艾米丽小姐。”已经被吓坏的孩子轻轻抱住了她,若求安慰。

    艾米丽没有反抗,安抚患者,也是她的职责。

    她回到了房间。

    她面对着镜子。

    她突然发现。

    颈前突然多了一条四叶草挂坠。

    小小的,毫不起眼。

    却在灯光下,散发着弱小的光。

—————————————————————
    番外。

    入夜了,瓦尔来塔正在赶制一条新婚纱。

    这是她在听完美智子小姐的叙述后,突发奇想地为自己增加工作量。

    艾米丽小姐,

    这条婚纱,有一天,你会为谁穿上呢?

                                END
—————————————————————
 

    *真的谢谢小可爱看完了。
    *爱你♥
   2018/7/4

评论(27)

热度(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