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口井是坏孩子

上学,考试,补课
考完了再搞合集吧

『All医』脚步的夏季

    *肝了一篇离题文
    *噗哈哈在重度沙雕文患者的边境作死
    *夏天到了,也请使用鱼块(*¯︶¯*)

    伴随着休止不断的蝉鸣,庄园也即刻迎来了炎炎夏日。

    对于庄园主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除了考虑如何消暑,还得应付那一大叠抗议书。

    出处均源自各位监管者和逃生者。

    毕竟没有人愿意顶着烈阳还要进行追逐; 也没有人愿意在强制性紧绷着那根昏昏欲睡的神经。

    不过,让他们整个夏季都躲在别墅里,就更不可能了。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开空调(划掉)的夜晚,庄园主秘密联线了织工的好手,瓦尔莱塔小姐。

    庄园主:“瓦尔莱塔小姐,想请您为大家做几件夏装!”

    瓦尔莱塔:“我拒绝。”

    庄园主:“拜托!外加工资!”

    瓦尔莱塔:“我拒绝。”

    庄园主:“有和医生小姐独处的时间且她的衣服你自由设计想露哪露哪(滚)”

    “……成交。”

    一直到交易结束后的今天,庄园主还是分外得意他的谈判能力。

—————————————————————
    “我的上帝,这位狂热艺术者总算脑子开了窍。”

    第一场游戏结束后,费雷迪还是如既往地发着牢骚,却没有那么毒舌了。换去了紧得要命的衬衫,显然心情大好。而“狂热艺术者”,正是他对庄园主的另类称呼。

    “谢天谢地,这对你的坏脾气倒是很有帮助。”克利切扭了扭贴着膏药的脖子,刚刚那局动作太大,伤口好像又有点犯疼。

    至于他的伤是从哪里来的,那还得是因为几天前在游戏中偷拿了律师先生的地图,折成了一把扇子。……然后受害者差点没掐死他。

    “不得不说,这位上等人先生的厕纸还是很有用的。”事后,他给出了五星好评。

    “哇靠你TM个混蛋!”气急败坏的后者。

—————————————————————
    虽说下一场还有自己,不过克利切倒是没顾着休息,而是急忙忙地跑向医生所在的房间。

    “伤口疼?”艾米丽紧皱着好看的细眉,“都叫您不要参加游戏了。”

    “知,知道了。”他紧张地声线微微颤抖,如果能配一对兽耳的话,那一定是下垂的。

    不过,作为第一个看见艾米丽身着新衣服的人,还是让他颇为兴奋的。

    想到这里,克利切鼓足勇气抬起头,看了个遍。

    水蓝色的,夹杂着其他色彩。是类似旗袍的款式。

    即使是中领也被上等人折叠得整整齐齐。细颈以下则成镂空状,被白纱精心包裹着,隐隐约约地露出诱人的锁骨。无袖的样式露出旧日隐藏的藕臂,肤如凝脂。而下身尾部则弯弧收敛起来,露出纤长的双腿,又则丰肌弱骨。

    克利切玩味地看着正在检查伤口的她,仗着零距离接触,肆无忌惮地把玩着女士引以为傲的酒红色长发。虽然大多时候都规规矩矩地藏匿在洁色的帽子中。
   
    “艾米丽小姐!”

    虚掩着的门被推开,奈布将头探进来,唔,即使是夏装,他也仍旧没有放弃兜帽。

    “下一场游戏的时间快到……你在干嘛?!”

    “你”这个词当然是指克利切先生了。

—————————————————————   
    听到奈布先生的呼声,艾米丽习惯性地抬头,而克利切没怎么料到,那根秀发就、这、么、被、他、扯、下、来、了。

    “嘶——”艾米丽敏感地吃痛一声。

    克利切先生,你为何如此优秀。

    至于他们最后是怎么回到大厅参加游戏的,我就不知道了。

—————————————————————
    “你听说了吗,克利切先生上椅的时候,奈布先生为他表演了当面解机。”

    “………”

—————————————————————
    啊…真是美好的夏天啊。

    庄园主享受着冰镇西瓜汁,如此想到。

—————————————————————
    炎炎夏日到了,小可爱们都记得照顾好自己哦♥
                                  END
    *宠艾米丽过头了但是我真的好爱她!
    *快递明天就可以到了,开心!小可爱们晚安!木嘛!
    2018/7/8
   
   

评论(17)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