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口井是坏孩子

上学,考试,补课
考完了再搞合集吧

『All医』illness

    *半夜肝物qwq掐指一算发现好久没更了
    *www脑仁疼
    *大概讲述艾米丽一直对过去生活的怀念并且讨厌艾米丽这个身份。直到一次生病后大家对她的关怀改观??
    *祝食用愉快(越写越没感觉) qwq

    虽然贵为医生,   
    但是你又怎么能保证医生不会生病呢?—————————————————————  
     “咳……咳…”  
      破晓,艾米丽狼狈地从那堆疑似被子的坨状物中撑起身子。
    赤脚爬下床,足处冰凉的触感好像刺激得她清醒了一点。发热的身体勉强也得到一丝安慰。
    她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白瓷般的皮肤几乎看不出一点病态的红晕。而眼角犯青的眼圈,似乎用粉便可以遮盖过去了。  
    需要请假吗?   
    她盖上了粉盒,突然自嘲般笑道。
    几年前的自己,即使是手指上微不足道的切口,也一定要在柔软的床榻上躺上半天。   
    因为,  
    那时,她还小,还躲在父母的庇护下。
    那时,她是莉迪亚·琼斯。—————————————————————   
    “艾米丽,一会儿小心杰克的雾刃。”   
    游戏开始,玛尔塔对着她言简意赅地嘱咐两三句,便不舍地向其他地方跑去。   
    两个人会更容易被发现。   
    “我会的,玛尔塔小姐。”   
    随着女子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天与地的交汇处,艾米丽的脸也渐渐落寂了下来。  
     她百般无赖地敲打着键盘,似有似无。疾病会更容易引起不良情绪,她知道的。 不论是任何。—————————————————————  
     “艾米丽小姐,请专心游戏噢。”
    话音尾处带着上翘的语调,杰克突然一挥爪子,将还来不及收回手的艾米丽震慑倒地。
    他也一同蹲下,平视这位曾经把他溜到怀疑人生的女士。   
    艾米丽有些懊恼。帽子被拍飞了,头绳被扯断,一袭酒红色的长发倾斜而下,显露出平日少有的温婉。
    奇特的是,身上却没有一点伤。   
    杰克伸出手,借着“工作”的名义,温柔地抚摸着女孩姣好的脸颊。  
     嗯?有点烫?   
    “……你发烧了?”        
    艾米丽有点吃惊,往后一躲,却被更大的力气禁锢着,动弹不得。   
    “……唔”她吃痛闷哼一声,正想提出抗议,紧接着铺天盖地的属于杰克的气息传来,让她就如下了定身咒一般。   
    他将惨败如纸的面具摘下,妖邪的脸便呈现上来,轻触艾米丽的额头,两个人的距离,几近分毫。   
    艾米丽当然从来没有和一位异性靠得这么近,慌忙紧闭上眼,而右手则摩挲着射着寒光的针管,随时准备来上一发。  
    再说杰克,正当他要结束有些略显暧昧的姿势时,突然又恶趣味进一步地升级。
    他渐渐靠近艾米丽的樱唇,这下她是连针管也拿不动了。       
    “砰!”   
    一阵枪响,伴随着熟悉的红色烟雾。
    据悉记载,是借了玛尔塔枪的奈布。—————————————————————   
    “门可是开了哦?大猪蹄子?”奈布忍着怒意,不悦道。   
    “不关你事吧,娇,喘,怪?”杰克自然也是不甘示弱,断字断句。   
    “哇靠,你个光头活腻了吧?!”  
    “不好意思,老子有头发!”   
    “巧了,我也有!!”   
    “关我屁事!!” 
      在两人幼稚的口舌之战之后,总算做出了像样的决定。   
    奈布带着艾米丽逃脱回去休息,杰克继续游戏完成工作。   
    “你可赶紧继续游戏吧没结束别滚过来打扰艾米丽。”奈布一边抱起女孩,吐槽着好轻,一边还不忘记怼上一两句。   
    “你放心,一定会来的。”杰克戴上面具,但一定可以想象出面具下微笑中透露着MMP的表情。   
    艾米丽:等等,我还醒着呢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噻???—————————————————————    “生病了还逞强?”   
    艾米丽偷偷斜眼看着奈布,有些底气不足:“我…可以照顾好……”   
    她敏感地意识到男方的脸更黑了,及时闭上了嘴。       
    “黛儿小姐,出了什么事吗?”   
    两人回到庄园大厅,只有约瑟夫——那位新来的摄影师正在摆弄相机。   
    “发烧了。”  
     此时艾米丽在奈布的超强气压下不敢说一句话,还是奈布开的口。   
    “允许的话,我了解一些医术…” 
      “………”

    本想拒绝的奈布还是松了口。—————————————————————    当然,约瑟夫所说的“了解”,不过是一些皮毛罢了。   
    他只是想待在这位女士的身旁,仅此而已。
    他也许觉得自己喜欢这位女士,但分不出是因为她的容貌还是感情。
    毕竟,摄影师喜欢美的事物。
    毕竟,他是摄影师。   
    因此在他手忙脚乱地做完所有事之后,看着艾米丽渐渐熟睡的迹象,便没有过多停留,而是讪讪地离开了。
    毕竟机会多的是。何不如这次留给佣兵先生呢?
    只不过,下次不会再退让了就是。
—————————————————————
    奈布歪头看着熟睡中的艾米丽。
    长发乖顺地依附在细腰上,宛若被定格了一般美好。
    他慢慢俯下身,在女孩脸上,如蜻蜓点水一般。
    寂寥,安详。
—————————————————————
    艾米丽环顾房间的四周。
    只是一觉,便多了许多的东西。
    艾玛小姐的盆栽,玛尔塔的飞机模型,特雷西的傀儡人偶……
    “请艾米丽还得尽快康复啊。”
    这是其中所传达的心意。
—————————————————————
    5月24日。
    来庄园已经两个月了。
    整日的胆战心惊,已经叫我受够了。
    神啊,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是不会抛弃莉迪亚的身份的。

    艾米丽盯着这份今早写的日记良久,最后选择将它撕下。
    在满屋子的礼物反射的光之中,她重新这么写下。
    5月24日。
    我想谢谢上帝。
    它曾迫我抛弃了莉迪亚琼斯的身份。
    虽然艾米丽黛儿的身份很辛苦
    但我想,也没那么糟了。
    艾米丽·黛儿
    END
    2018/7/13

    *下次换个背景写吧qwq
    *哇真难受码文码不出,玩游戏屠夫还被骂qwq
    *不行这个人要困死啦
    *www晚安qwq

评论(11)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