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口井是坏孩子

上学,考试,补课
考完了再搞合集吧

『杰医佣』不老魔女·一

    *www实在码不出来了就发第一章qwq
    *关于人物解析涉嫌剧透这里先不解释了
    *佣医线是在艾米丽的回忆里
    *还是不太习惯分章节发,全部码完会补链接的!

    艾米丽灵活地缩坐在柜台角落的高架椅上,纤细的双足盘织交错。虽有违所谓的“淑女”之道,但浑身散发的独特气场,丝毫没有让人联想到不雅之类的词语。

    不大的地下酒吧弥漫着Vermouth*苦中作乐的腥香气味,胡乱搅拌着面前的提拉米苏,似乎更加妄为地扩散了这份软糯。

    她不得不承认,此时正在埃及旅游的挚友杰克是对的。摩诃至那国*的确是个好地方。

    至少,这座酒吧,就足够让她流连忘返了。

—————————————————————

    艾米丽是魔女,不老魔女。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度过了多少绵长的岁月。

    她想,她不应该用这岁月记住所有经历的沉浮,那会让她的脑袋爆炸的。
   
    但她知道,
    那个人所带来的一切蝴蝶效应。
    是无论如何也不再会抹去的。

—————————————————————
    1888年的伦敦,可不怎么太平。

    “又一个?”

    她倚靠在生了锈的门栅,环抱双臂,轻挑着柳叶细眉。

    “嗯,第四个。”

    杰克漠然地望向刚刚完成的所谓大作,紫黑色的血迹宛若一朵朵娇俏艳丽的罂粟花,簇拥而竞相开放,召示着地狱的传说。

    一个是孤独的不老魔女,一个是邪恶的开膛手,貌似就有一种奇迹般的着调。

    “走了。”杰克跨出充满血腥味的屋房,深吸了一口久违的清新空气,撇头看向伫立已久的女士。

    他也许注意到了,从看向艾米丽的第一秒起,万年冰山的神色且慢慢柔和了几分。

    “……你先走吧。”

    出乎意料,艾米丽抖了抖看似怪异的斗篷,第一次表达了拒绝的含义。

    对上男方暗红色的眸子,即使他杀过人,她也仍旧无所畏惧。

    随后,便是寂静时分了。

    杰克看向艾米丽似笑非笑的剪水眸,有一瞬间,他甚至想捏捏她的脸,再将她的头发揉乱。

    他知道艾米丽不会介意的,只是——

    戴着的手套传来的粘稠感提醒他,他现在满手都是那些肮脏的女人的血。

    不行……
    会弄脏她的。

    “好,希望你有分寸。”他转身离开了,留下一个逐渐模糊的削长背影。

    艾米丽将斗篷掀起,一个约摸七八岁的男孩便完完全全显露出了原型。

    “小东西,算你命大。”她眸光含笑,嘴角勾勒出好看的弧度。

    毕竟,从来没有人能活着目睹完杰克的杀人行为。
    啊,不对。现在好像有两个例外了。

    奈布·萨贝达。
    不管怎么说,
    这是艾米丽那晚的知道的第一个信息。
    TBC.
—————————————————————
    小拓展:
   *Vermouth:苦艾酒
    *摩诃至那国:古埃及对中国的称呼
    为了方便,所以没有设计确切的时间线,请小可爱们见谅www

评论(3)

热度(134)